We browse on the internet on every single day. We read news headlines from the same few publishers, dig into wikipedia for any new phrases, check out the latest trends in social media, or any newly opened restaurants in the neighbour … The list goes on.

These information, or resources/services…


我是一個黑天鵝的信徒,如果你有看黑天鵝(Black Swan)這本書,就知道作者Nassim指黑天鵝事件有三個特徵: 罕有(rarity),有重大影響(extreme impact),事後可分析性(retrospective predictability). 我個人相信黑天鵝事件的確主導政經的走勢,遠的不說,近幾年的脫歐、川普上任、貿易戰等事件都令人意外。有趣的是,就如Nassim所說,很多記者或專欄作家都會在事後孔明上身,以脫歐為例,列出例如英國人早已不滿歐盟,進口逐年下跌,英磅上漲等原因,有理有據表示對事件毫不意外。如果事情真的如斯順理成章,那英鎊何必暴跌兩成?大家的預期早應該從價格反映了吧。

我不覺得自己有能力預測未來,但作為香港人,我認為未來最大的黑天鵝事件將是港元與美元脫勾,從現階段來看,這當然可能性極微,金管局有超過三萬億,幾乎一半已發行港元作為儲備,除非美國舉國攻擊,一般大鱷根本無力撼動港元。但香港存在三個隱憂,令我覺得脫勾並非天方夜譚:

1. 香港經濟增速及不上美國。2017年香港的生產總值增速為1%,2018年第一季較好有2%,但貿易戰陰霾下全年也不見得會比上年好。相反,美國生產總值增速維持在3%。這並不是一個巨大的差距,但在可見的將來,我看不到香港有任何實質產業,可以抺平,甚至超越這個差距。香港九成生產總值由服務業支撐,而其中有金融、地產、進出口及政府支出四個支柱,約佔七成。但近五年的趨勢是金融佔比微升,進出口逐年下降,而政府支出按年上升。這不是一個健康的趨勢。正如金管局不能隨意增發/減少港元,只能由市場對港元票據的需求決定,政府提高支出佔比是一個令港元弱勢的因素,不是說後果很嚴重,但的確不是一個好勢頭。而其他產業,例如金融地產,都令人欠缺信心,末來欠缺持續增長動力,也沒有非來不可的亮點。跟美國以創業、中小企為主的本土經濟相比,香港在刺激本地生產力方面較為薄弱,而對外資的依賴較高,而至於外圍經濟一轉弱,香港股票、經濟都首當其衝。這與政府一直「量入為出」,「小政府大市場」的原則不無關係,打造自由市場的「金漆招牌」背後,是本土經濟的積弱。

值得一提,現正討論的大嶼山填海方案,一旦實施,會在未來二十年拉升生產總值,但同時消耗過半的財政儲備(以現時計)。如果未來的人口以及購買力增長及得上,這將是地產行業的小陽春,再保持香港增長多二十年不成問題。但若果收益不符,又或是政府消耗過多盈餘,入不敷支,這個大白象工程將會標誌香港經濟的倒退,這是賭上香港前程的一場豪賭。

2. 金管局脆弱的信用結構。基於香港沒有對外的實際產出,另一個角度說,就是沒有東西是人家非來香港買不可,港元的基本價值就是 — -美元掛勾。而這個掛勾的基礎是金管局四千多億的美元儲備,比起香港一年二千多億美元的生產總值,這是一個頗為龐大的數字,加上政府大概一萬億港元的盈餘,就是大概兩年的生產總值。很能想像任何單一風險能夠消耗如斯規模的儲備,但同一時間,這是一個極為脆弱的信用結構,其脆弱在於一旦發生資本逃離潮,金管局只能被動地消耗儲備,並沒有任何手段去管制,而不影響到其信譽。當然大家會覺得這個機會微乎其微,甚至我本人也有這種信念,但正正是這種信念,令到事情要不發生,一發生便沒有任何熔斷機制可以控制恐慌。若在某種國際政治或經濟的前提下,引發港元逃離潮,這將是一個滾雪球效應,愈多港元離場,金管局的儲備愈少,港元的價值也就愈低。最壞的情況是引入中國的儲備保證,或是直接與美元脫勾。任取其一都會令港元失去其存在價值。所以儲備有點像核武,是必須,但不能消耗,一旦消耗將失去震懾的效果。

3. 香港的2047。早於1984年,中英已經就1997年香港回歸的問題展開談判。可以想像,2047年香港會否取消特別行政區,這個問題在十五至二十年後就會開始討論。當然中港的討論(或者命令)會比中英來得直接有效,但為免斷崖式影響,這個討論會是有序而且透明。而從一個國家的主權來看,一國兩幣有何必須性?既製造了投機機會,亦容許了洗錢、走資等渠道。如果人民幣繼續實行資本管制,那港元會是一個弱點,容許美國透過操縱美元而輸出風險;而如果人民幣自由了,那港元會是一個多餘。當然,從現階段看,港元在資本市場上仍比人民幣吸引力,近年在香港上市的獨角獸不少於美國,美團、小米、映客等是實證。但對中國而言,這個價值在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中正在縮減,AH股、CDR就是中國希望抺平這個資本市場差距的佈局。有朝一日,如果外資對人民幣的信心足夠,或者人民幣放寬對外資的限制,港元就會成為一個多餘的船頭堡。


為何我從不勸人

每當我開始進行一項活動前,我會先進行一個思想實驗:如果世界上每一個人都進行相同的事,這個世界會變得如何?當然,如果所有人都耕田,我們就不會有蘋果電話使用;如果所有人都去發明科技,也不會有人賣牛肉麵。所以我並非指職業上排他性的活動,而是廣泛的行為模式。比如做運動、說笑話、討論時弊、創作文章,購物等等。

這是一種頗為無聊的、而且只有道德潔癖的人才有資格享受的自我娛樂,但對懂的人來說,是一種高強度的反省。

曾經我很喜歡勸說朋友。比如勸他們戒煙、多點看書,擴闊社交,多做運動,反正就是有理有據,從各方面地把好處都說一遍,但屢屢無果。有一次,我勸一個從不看書的朋友多看點書,說了一大遍,他只答一句:所有人都看書那誰去寫書?

這明顯是一個詭辯,不見得你不看書就會寫書吧?但想深一層,閱讀不會是寫作的前提,否則世上第一本書從何而來呢?寫作應該廣泛界定為思想的表達,一種創作,而閱讀是消費作者思想的途徑,當然也可以欣賞,而且汲取靈感,提練文筆等,但寫作的確高於閱讀,而且並不一定依靠閱讀而成就。 當然,閱讀的好處無容置疑,但並非不看書的人就會質素低,好比節儉有助你致富,但富翁也可以奢侈。

回歸我的思想實驗:如果所有人都培養閱讀的習慣,這個世界會如何呢?每當一本書推出,大家都興致高昂地閱讀,然後跟身邊的朋友分享,討論。那世界會變得更好嗎?可以肯定的是,出版社會變得更好,作家們會很高興。但閱讀本身能提高大家的生活水準嗎?可以培養包容、涵養、多角度思考嗎?可以為社會化解暴力、憎恨和糾紛嗎?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首先閱讀應該是個人性格/志趣的延伸,期望一個對歷史有興趣的人去讀數學,或者對工程有興趣的人去讀文學,都是不現實的。那一個個體基於性格,透過閱讀去消費他人的想法(廣義來說),與我到餐廳點一客六成熟的牛扒,配上89年的拉菲,吃完後感到生理及心理上的滿足,有甚麼分別呢?除了一個養活了作家,一個養活了廚師。

我由此歸納閱讀作為消費的一種,而我沒有道德資格去鼓吹一個消費行為,所以也從此不再勸任何人「多看點書」。極端的想,即使所有人也不買書閱讀,後果也不會壞於所有人也不上餐館,也就是令一類人失業而已。

更進一步,其實「勸說」本身,也是我實驗的對像;如果所有人都基於自己的價值觀及人生經驗「勸說」朋友們,判定他們的行事為人,那世界會變得更好嗎?

可以想像愛迪生在不斷試驗電燈泡的過程,會不停被勸說,為甚麼?如果他的發明家朋友們看好他的實驗,那為何不參與呢?為何不幫助他甚至入股?他的金融朋友,生意伙伴更覺得他浪費時間,如果人人將勸說付諸實踐,愛迪生得受上多少壓力,而如果他沒有堅持,那我們又得等上多少年才有燈泡用?極端的說,任何不存在的事,都有不存在的因由;但這些因由,不是不存在的事維持不存在的意義。好比現在沒有人能到火星,是技術問題,並不是你勸朋友不要到NASA為此工作的理由。

那作為一種以自身價值觀及經驗套入別人做事的行為模式,勸說本身的意義何在?勸說的意義只存在受到邀請的時候,就是人家感到迷惑,想聽點別樣的話,那你的角度才有價值。但這個勸說,也就並非是勸說,而是「分析」,一個有既定立場及假設的分析。只有立場明確,假設有實際意義,這個分析本身便才有其價值。

經過這兩個實驗,我想帶出,勸說本身毫無存在價值,只有「分析」,一個立場明確,假設合理的分析才有價值。


I recently have read the thought-provoking Medium article Travel Is No Cure for the Mind. The article talks about the voidness of taking travelling as a dose to cure the boredom in our life, and how gratitude and mindfulness are the ultimate cure to leading a wonderful life.

The author…


Recently I have been drawn to the technique of web scraping. It is a cool technique to collect first-hand data that is not readily available through an API or pre-processed. The good thing is, given your dataset is collected first-hand, your analysis may possibly be unique and provoke interesting findings…


Numerai Competition is an online machine learning tournament which is operated by Numerai, a hedge fund. You may refer to this article for an introduction. …


In the previous article, I have demonstrated the method to iteratively read in the data for Numerai tournament, implement data preprocessing, and high-level algorithms from scikit learn by creating a class variable. I have also included an implementation of adversarial validation, which is to intentionally select that most resemble the…


Inspired by Brian, my colleague who is specialised in corporate finance, I would like to test the optimal EWMA pair that generates the best short signal. …


Contrary to the abundance of content on Youtube, I am surprised to find little content of or discussion on calisthenics, or body weight exercise in general on Medium. To get some noise on my lovely hobby, I would give a brief introduction of this stream of exercise and it’s benefits.


Before going into another session of analysis on HSI, it is good, if not necessary, to know how the index is computed from its constituents mathematically. Here is a list of must-know fact that tells you how HSI is reported.

Fundamental:

  • HSI is an equity index that consists of 50

Chris Wong

XoX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